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Lofter上照片数量庞大,请放慢鼠标,浏览往期照片;除非署名,空间内图片均来自公开网络,请遵循互联网的公平原则使用图片,保留原创作者信息)

"Archive photography seemed to me to reflect a bottomless well, waiting for someone to look into it and understand it."
- Vitas Luckus
“对我来说,老照片就像一口无底的井,等待着有人往里察看并探寻它。”
- 维塔斯•卢克斯,立陶宛摄影师

R氧化碳:

@老相册 ——生日快乐!

《Youth》

***
        “我等不及要见孩子们了。”Alice Baird看着列车窗外呼啸而过的树影喃喃自语,喜悦洋溢在她的眉间。
        但很快她又锁紧眉头,黑鸦色的阴影攀爬上她的面容,给那张光华不再的脸更添上几抹愁绪。
        “Adam,你答应我的,你可不能把这件事告诉孩子们。”她扭头严肃地叮嘱丈夫,唯恐这个有时候异常迟钝的男人一个不留神把自己的病情跟儿子和女儿——Martin和Maria摊牌。
        Adam Baird将纸袋里的药粉倒进军用水壶里,盖上盖子小心翼翼地摇了摇,又把一小块冰糖捏在手上一起递过去:“知道了,Alice,知道了。”他有些无奈地笑着:“你可从上车开始就一直在翻来覆去讲这件事!”
        “我都这么大年纪了,还给我吃冰糖!”Alice有些不满于丈夫孩子气的行为,但还是把那块小小的冰糖放在手心里。
        她仰头喝下治疗胃炎的药,喉咙上些许耷拉下来的苍白皮肤像极了他们花园里、冬季里失去活力而枯萎塌下的玉兰花瓣;皱纹顺着她的两侧眼角一路向下,横跨脸颊与其他细纹交汇,一如蜿蜒干流顺着时间的沟壑分出江河支流,将那份年华和青春一同带入时光的废堆。
        “现在我也变成病乌鸦了。”颠簸之中,Alice觉得自己回到了当初与丈夫第一次旅行时经历的旅程——那时他们还一穷二白,只能与汗湿衬衫的工人大汉一起乘车。Adam不顾空气炎热只想紧紧箍住她的背,用手臂护着她。他们就那样在崎岖的山地火车中嬉笑着互相开着玩笑,度过一整天。
        火车车轮碰撞铁轨,哐当哐当被她吞下的安神药舒缓为悠扬的摇篮曲:“年轻的时候我可还是铁人三项的冠军……小伙子们都比不赢我!”她愤愤地捏上丈夫的手臂,一如少女时的娇气。
        “Ouch——Alice!”Adam疼得嘘嘘吸气,“得了得了!快睡觉吧!要是Maria看见你脸色苍白可又要不认我这个爸爸了!”
        “那可是我女儿!”她骄傲地仰头,鼻尖差点翘到天上:“她当然护着我!”
        Adam失笑,伸手温柔地将妻子的肩膀揽到自己身边,一如多少年前的穷游时一样,将十指交叉环过手臂,箍住她的背脊。
        “行啦,老姑娘,睡吧。”
        Alice顺势将脑袋搁在他的肩膀上。与她不同的那句躯体有着短而软的深色发丝,皑皑白雪在与她相同的洗发水气味中安静落下,灰白了他稀疏的头发。
        捂着隐隐作痛的胃部,她叹了口气,疲惫地合眼:“真是老了……”
        如同二十年前老电影的画面在窗外飞掠而过,斑斑点点阴影夹杂着日光水一般漫流而去。
        Alice状似轻松地问他的丈夫:“嘿,Adam,你说我们俩谁会先去见上帝?”
        Adam严肃地思考了一会儿,拍了拍她的背:“看你在菜场买菜的架势,我可抢不赢你。”——“如果上帝要你先一步离我而去,别担心,我会处理好一切的。你只消放心地去度假就好。”
        妻子只是更加挨近他,沉默地在他脖颈旁呼吸着。

        “你还年轻呢,Alice。”
        他说。
        “我们老了,迟早要被上帝分开的。”
        她说。

        沉默。

        Adam Baird搂紧他的妻子。笑得像个成功骗走了糖果的孩子。
        Alice Baird有些生气地推搡了一下:“你笑什么?哈,我知道你这老家伙就是嫌我又老又丑——”
        “不,不,Alice。”丈夫放松身子靠在有些硬的靠背上,把妻子的头摆在一个舒服的位置。

        “你知道吗,你刚刚问我那个问题时的表情很可爱,很年轻。”

        “Alice,你前所未有的美丽。”

        “自从我们在神父面前起誓、你我都拥有了Baird的姓氏开始,你就一直是占据我心的伴侣。”

        “就是死亡也不能把我们名字里的'A'拆开。”

        男人和女人的气息缠绕在一起。他们的存在合二为一。他们紧紧依偎。

        阳光从东方向西方偏移,光影轮转吻过Mr.Baird与Mrs.Baird的发梢,善解人意地略过他们的眼睑以防将他们叫醒。车厢中的喧闹和谈话全被军用水壶咽进肚子,温吞地将它们过滤成梦乡中的鸟鸣。
        那一年的山野依旧澄澈如德国多瑙河上的粼粼水波——而他们依旧年轻如初。

        “Adam,你真是个老滑头。”

        Alice吻了一下男人已经带着笑意合上的眼睑,嘴角勾成明媚的弧度。
        于是他们紧紧靠着对方,沉入午后的睡眠。

        ——Eternal Youth——

评论(2)

热度(93)

  1. 皮离球老相册 转载了此图片
© 老相册|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