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上照片数量庞大,请放慢鼠标,浏览往期照片;除非署名,空间内图片均来自公开网络,请遵循互联网的公平原则使用图片,保留原创作者信息)

在“绿洲”APP上也有同名账号和同步空间(搜索老相册便是了),遇到非礼勿视时,可移步绿洲。

"Archive photography seemed to me to reflect a bottomless well, waiting for someone to look into it and understand it."
- Vitas Luckus
“对我来说,老照片就像一口无底的井,等待着有人往里察看并探寻它。”
- 维塔斯•卢克斯,立陶宛摄影师

姐妹
1932年,Frantisek Drtikol摄

皮带上的温度
1980年代,Jean François Jonvelle摄

忍受寒冷站岗的士兵
1915年

人的心是那么的有趣,白昼时像是风鼓起帆,深夜里却像是轻捻细纱。


最近已有一段时间不再遭遇失眠,没想到今晚偶然陷入难眠的沼泽,倒是也不紧张或者难受,反正也是睡不着,焦虑也于事无补。


今天看到朋友分享的一句书抄,人生时间越长,越能感悟生命幻梦的本质。如此说来,失眠便是连接两个梦境的奇妙之桥,就像心灵被两个引力裂缝拉扯着,成了时间停滞却接通平行空间的虫洞。


莫非,现在的自己,才是真正的自己?不论在白天的梦或是夜里的梦,我都带着教条或欲望的面具,这两副面具让我在无论多么清澈明亮的镜子前,都看不清自己的模样。只有失眠,引力撕开了束缚的躯壳,心灵像逸出花蕊的花粉,在风里轻轻飘散,回头看的真切,那花的姿态。


不可以上瘾呀,不能爱上失眠,就像爱上不该爱的人一样危险。我还是把自己交还这个微风吹动树叶的夜吧。


晚安


曾经亲密的Man Ray和Lee Miller
1930年代

糖果
1978年,Manel Armengol摄

滑雪者(猛男版)
年代不详

玻璃球
1929年,Walter Funka摄

尽收裙底
1975年,Paul Hill摄

带空调的剪草车
1950年代

中二烈火战车赛
1936年,澳大利亚

旋转门
1963年,Lee Friedlander摄

飞翔
1966年,Will Faller摄

躲不过的太阳
年代不详,André Kertész摄

山水灯影
1963年,挪威

窗外米兰,与我无关,Chet Baker
1953年

重回99年的珍妮弗
1999年

尤金妮王后的狗狗
年代不详,André-Adolphe-Eugène摄

老斧子
年代不详

水果篮子
1931年,Aenne Biermann摄

我也好想来一辆这个独轮车!
1931年

远去的夜
1987年,Krass Clement摄

老市政厅大门
年代不详,维也纳

乔布斯在IBM到此一游
1983年

年轻就是好
1980年代

这爱情爱得像电脑超频,不降温不行的那种
1947年,Art Whittaker摄

玻尔和小爱
年代不详

莫妮卡
2002年,Luc Roux摄

玻璃上的巴黎
1973年,Charles Harbutt摄

柔韧性不错的梦露
1948年

© 老相册|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