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Lofter上照片数量庞大,请放慢鼠标,浏览往期照片;除非署名,空间内图片均来自公开网络,请遵循互联网的公平原则使用图片,保留原创作者信息)

"Archive photography seemed to me to reflect a bottomless well, waiting for someone to look into it and understand it."
- Vitas Luckus
“对我来说,老照片就像一口无底的井,等待着有人往里察看并探寻它。”
- 维塔斯•卢克斯,立陶宛摄影师

海边

1937年,希腊,Herbert List摄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威尼斯的冬天

1969年,George Rodger摄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雪中院落

1900年代,斯特哥尔摩,Carl Curman摄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相邀

1989年,Jean Bernard摄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爷孙合照

1996年,Édouard Boubat摄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东止:

《送别》CH02
@老相册

迈克尔再一次醒来是在医院里。一片因为年代久远和缺少修缮而白中泛黄的墙壁包裹着他,劣质消毒水的味道刺激着他的太阳穴一跳一跳地嗡鸣。他睁开沉重的眼皮,发现原先一直包裹着自己眼前世界的鲜红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正常的色彩,头顶一片清凉。突然,一片粗糙的温热包裹住他的手,然后传来母亲的哭声。

“我的迈克,你终于醒了……”母亲拖长的、带着哭腔的语调伴随泪水啪嗒啪嗒落在他耳边,她唤着他的昵称,把他的手捏得更紧了些。

迈克尔轻轻点了点头,他现在根本说不出话来。他的嗓子异常干涩,疼痛火辣辣的感觉充斥了整个气道,让他几乎呼吸不畅。上次这样已经是几年前的一次感冒了。他长这么大,也就病过这么两次。他对法里家的厌恶又更深了几分。

“行了,莉姆。迈克尔醒了就快赶去纺织厂,不然我们一家子都得丢工作!你想全家人饿死在街头吗?”父亲的声音和他的手一起拉走了莉姆,迈克尔知道他有多用力,因为母亲身上简陋的衣服又传来了轻微的撕扯声。这样布料撕裂的声音让他想起了纺织厂的那场噩梦。

母亲的哭声渐渐在病房外的走廊里远去,迈克尔长长呼出一口气,闭上眼睛想要入睡。迷迷糊糊间,纺织厂里的那缕花香似乎来到了他的床边。他回忆起法里家的小姐淡漠的表情,平跟鞋离开他工作台时的悄然无声。那股花香越来越近了,似乎在抚摸他伤口上的纱布……

“啊!”他挣动了一下,彻底从睡梦里脱离出来。剧烈的动作使得他的伤口一阵刺痛,他听到有人倒吸一口凉气。然后那个人又无声地走出房门,门外传来呼喊医生的声音。

等到那人又走了回来,他问道:“谁在那里?”

他听见自己的声音沙哑无比。

“天哪,你甚至没办法转头了。不然你一定会认识我的……”那个人似乎并不忙着回答他的问题,“我先让医生给你看看。”

显得有些成熟的声音他很熟悉。是法里家那位今天过生日的小姐。今天看到他受伤却毫不犹豫走开的女孩子,怎么又来到病房了?迈克尔的心里冒出一丝寒气。是来告诉他家人都丢掉工作的,还是单单只是他自己被解雇了?如果是他自己,最多挨一顿板子;可如果是他们这一家人,大概就都得饿死在街头……迈克尔哆嗦了一下。

思绪回到该在的地方,他听到医生说自己没有什么大问题,只需要静养,不要有太剧烈的动作。末尾,还加了一个“法里小姐”。看来他的确没错,或许她真的是来宣布厄运的。

“谢谢您,我想和病人单独说说话。”法里说,“您可以回避一下吗?”

“当然可以。”医生说完,没有嘱咐什么就走了。

迈克尔听到有人坐在莉姆刚才坐过的椅子上。然后,他听到法里开口了。

“那位医生,”她说,“他应该再加一句让你多注意休息,不过他没有说。不过我会注意的。”

迈克尔闭上了眼睛,深吸一口气,并没有说话。他默默等待着命运的审判。

“别那么紧张。”他听到她带着轻笑的语气说,“你的眼睛闭得太紧了。你们一家人都没有被解雇。”

迈克尔发誓自己连去纺织厂快要迟到了都没有从床上睁开眼睛这么快过,他的头动了动。

“别,别转过来。你的伤口已经快要裂开了。”她说,并且伸手轻轻碰了碰渗血的纱布,然后把带血的手拿给迈克尔看,“瞧,血都渗出来了。一会重新包扎会更疼。”

不等迈克尔有什么反应,她又说:“我叫莫尔利·法里。很抱歉今天让你受伤了,我会让塞拉斯先生注意的。”

“谢谢……”迈克尔感觉嗓子更疼了,但他还是挤出了两个字,“你来看我。”

“不,”莫尔利说,“我是在‘安慰’你,我是为了这个来的,并不是亲朋一样的探望。”

“安慰……”迈克尔眨了眨眼睛,又闭上了。

“是的,出于这个考虑,我为你租了病房。但也只能这样了。”她说。

女星Janet Leigh

年代不详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东止:

这是隔了很久再和相册一起合作。然后呢,这次带来这张照片延伸的长篇故事,希望大家喜欢。
德国,1930年代,公路。
@老相册

《送别》CH01

1908年的时候,迈克尔还没有离开德国。他那时生活在柏林,是一个穷小子。他的父亲母亲都是纺织工人,在法里家的纺织工厂做活儿,每天起早贪黑却依旧供不起迈克尔读书。

于是,才八岁的迈克尔成了法里纺织厂的为数不少的童工之一。每天繁重的劳作压的他根本直不起身来,手指上处处都是冻伤、压伤,这些伤口使得他更加讨厌法里家人那一副剥削者的嘴脸。

……

在纺织厂里做了半年的活儿的迈克尔已经快要九岁,比起八岁时候的笨手笨脚,他基本上已经算得上是一个老道的工人。但长期的劳动带来一问题,那就是他的体力越来越贫乏,毕竟你永远不能指望一个还没有成年人劳动力一半的孩子能有多能干。

在一天中午,迈克尔不得不放弃吃饭的时间来弥补他比其他许多人慢得多的进度。远处传来的斥骂声不绝于耳,抽泣的声音一阵阵传来。

一定又是法里家的那位管家来了,他想,这个时候,总没有什么好事。于是他埋头继续工作。

“塞拉斯先生,那个小男孩为什么不去吃饭?”十分钟后,一阵阵的脚步声在他身边停了下来。迈克尔不敢抬头,但他的脚踩在踏板上的节奏越来越慢,几乎要停了下来。然后他闻到了淡淡的花香,但这个季节是不应该有花开的……

“亲爱的小姐,他这是在弥补没来得及干完的活儿哩!”法里家的管家塞拉斯谄媚的声音把迈克尔的思绪拉回了面前正在缝纫的布料上,最糟糕的是他再一次缝错了一根线。冷汗在他背上冒了出来,他甚至感觉得到所有血液都开始倒流回大脑,每一滴都在祈求塞拉斯不要发现。

但实际上,上帝似乎听腻了迈克尔的请求,不愿意再把好运降到可怜的男孩身上——

迈克尔看到塞拉斯的巴掌动了一下,然后落在了他的脸上,发出响雷一般的声音。然后,他偏离了板凳,脑袋一下子磕在地上废弃的缝纫机上,耳边开始嗡鸣。他想自己一定流血了,应该还不算少。

莫尔利看到面前的小男孩脑袋上的黑发又深了一圈,然后浓烈的血腥味儿从他身上溢了出来,刺激着她的鼻道。他看起来还没有满十岁,她想,竟然就要受这种苦。她皱了皱眉,但是没有说什么。

“好了,赶紧爬起来干活,你想丢掉工作吗?”塞拉斯瞥了迈克尔一眼,拿出纸巾擦了擦手,又转头对莫尔利说:“小姐,抱歉耽误了您的时间。您知道的,这年头,缝错一根线就又得让那些别的老爷夫人等上很久。所以我们不得不强势一些……”

“好了,塞拉斯先生。”莫尔利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这里血腥味太浓了,我们先走吧。”

“好的小姐。”塞拉斯欠了欠身,“抱歉让您的十二岁生日见到血……回到别墅,我会……”

莫尔利没有等他把那通话说完,转身走开了。塞拉斯急步跟了上去,昂贵的皮鞋在地上留下清脆的哒哒声。

迈克尔的头很疼,他感觉全身的血液都距离在头皮下然后从伤口里溢出去,慢慢的留下,滑过眼睛,面部,血腥味充斥了他的世界。

慢慢的,红色越来越黑,越来越黑,最终成了一片如夜的黑暗。他失去了意识。

优雅读者

年代不详,罗马,Ferdinando Scianna摄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无题

年代不详,Andreas Feininger摄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无题

1950年代,香港,何藩摄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女星Marguerite Churchill

年代不详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在联合国大会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合法权利后,乔冠华和黄华的著名大笑

1971年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女星Edna May

1890年代,W. & D. Downey摄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月光海面

1880年代,James Valentine摄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眼里的你

1966年,David Alan Harvey摄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相册君这周末要去哟,等了半年~

欢迎偶遇或面基喔

在雨中,我送过你

1899年,伦敦,Léonard Misonne摄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无题

1947年,新奥尔良,布列松摄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冷风吹来,那就怀念一下夏天好了

1942年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洗衣房

1957年,John Cifra摄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车队

1979年,西班牙,Cristina García Rodero摄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大家心里的相册君是哪一位?

1967年,Mario Lasalandra摄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夫妻

1870年代,厦门,John Thomson摄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这么可爱一定是男孩子吧

年代不详,Herbert Matter摄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身穿礼服的Jean Harlow

1933年,George Hurrell摄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放学后的雪糕

1931年,柏林,Friedrich Seidenstücker摄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打水

1934年,巴黎,Fred Stein摄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恋人

年代不详,Joseph Szabo摄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消防水龙头

1937年,Weegee摄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 老相册|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