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Lofter上照片数量庞大,请放慢鼠标,浏览往期照片;除非署名,空间内图片均来自公开网络,请遵循互联网的公平原则使用图片,保留原创作者信息)

"Archive photography seemed to me to reflect a bottomless well, waiting for someone to look into it and understand it."
- Vitas Luckus
“对我来说,老照片就像一口无底的井,等待着有人往里察看并探寻它。”
- 维塔斯•卢克斯,立陶宛摄影师

柏年阿九:

 @老相册 

《鄙夷》

生活总是有诸多不易,但不管怎样——我依旧爱你。

献给这个残酷而人性的世界。

战争,战争。在40年代这个词敏感又常见,在波兰难民们的口中像歌谣一样传唱。他们带着这个词,走过高山溪流,寒冷的雨夜,炙热的中午,无数个破烂的茅屋,然后终于在1942年的冬天他们来到伊朗。人数暴涨,因为新加入的人数远远大于死去的。一路上充满了妻子失去丈夫的哭声、孩子失去爸爸的嚎啕和母亲失去子女的哀声,独独没有微笑。

在伊朗政府下令接受难民入境以后,来自波兰的人们终于找到了落脚点。他们走入境内,在河边和没有人烟的树林里安营扎寨。

当暮色来临的时候,一个记者来到了人群中间。他看起来高高在上,毫不留情地踏过人们用树叶搭起的被窝,踹翻了一锅精心制作的浓汤,然后没有道歉。但他在采访的时候装得彬彬有礼,礼貌地询问人们的生活,时不时点点头记下详细的笔记。

“让我猜猜,”他说,“你们中间最年长的老者是否在最温暖的帐篷里?”

“不,记者先生,”一个学子——或许是学子,说道,“安卡老人把帐篷留给了伤员。”

“噢,伟大的人。”记者用惊诧的目光扫视四周,“那么我是否可以采访这位可敬的人?”

他对波兰人鄙夷的目光毫不在意,而是径直走向了河边一个佝偻的身影。

…………

人们不知道老者和他说了什么,但那个记者后来道了歉。

“我很抱歉——真的,”他说,“我从来没有对一个人那么尊敬过。当然,还有你们。”

人们接受了他的道歉,然后在一个星期后,记者卸下职位来到树林后,发现那个老人已经去世。

…………

在很久很久以后,一张照片流传民间,画面算不上清晰,但最后还是上了大报纸。那上面是一个有着波兰血统的老人,他怀抱一个孩子,吻住他的脸。

记者在回忆时说,“那时我匆匆跑开然后道歉,”他说,“因为我明白,真正应该被看不起的应该是生活在无所事事的和平里的人。他们甚至不懂爱——但安卡老人,他鄙夷弱肉强食。”

评论

热度(134)

© 老相册|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