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Lofter上照片数量庞大,请放慢鼠标,浏览往期照片;除非署名,空间内图片均来自公开网络,请遵循互联网的公平原则使用图片,保留原创作者信息)

"Archive photography seemed to me to reflect a bottomless well, waiting for someone to look into it and understand it."
- Vitas Luckus
“对我来说,老照片就像一口无底的井,等待着有人往里察看并探寻它。”
- 维塔斯•卢克斯,立陶宛摄影师

小时候被割取头皮的受害者

1890年代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水上的卡萝

1936年,Fritz Henle摄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巧了~相册君可是在北京呆过十年的哟

Я Готов:

@老相册 蹭个热点。随便找了张图用半个小时编出来的😂。因为本人生在北京,所以假装照片是在北京/北平拍的。关于说话方式和耍蛇不符合事实的指出来就好啦不要深究哈🌚



“哟,钱串子?卖的啊还是耍的啊?”早市儿今天来了个把玩蛇的小子,总瞧着有些面熟,又没想起来是谁。

“大哥真识货,来来来快瞧瞧,打了这么些年仗,这吉利玩意儿已经不多见了。”

“边儿去,拿远点,这玩意儿差点咬死我家哈巴狗,吉利?”我哥们儿几乎是蹦着躲开。怎么没被大褂儿跘这脚?平时笨手笨脚的。

我忍着没笑出声:“你大爷的别乱吓唬人,那狗病了好几天,就差办个白事了。”

“去你的,哪儿凉快哪儿呆着。”

各位想听实话么?半个月前就在他家里屋,蛇追狗,人追蛇,狗没事儿,人被叨了。亏的不是串子。这事儿我拿他开了好几次涮了。

“对不住了这位爷,瞧我这张嘴,可您看我又不是成心的是不是。手!”那小子啪一声拍开旁边小孩伸过来的手,吓得孩子靠着墙根儿不跟吱声,又禁不住好奇地探头看。

串子作势弓起脖子,细小的红信进进出出。我和哥们儿下意识的往后挪了一步。

“谁家小屁孩这么手欠。您别看我也就二十几,其实十岁起我就跟着家里老头跟蛇打交道。您问我耍还是卖,我这么说吧,耍着卖,钱串子也分好串子和赖串子,就这鳞片的颜色(shǎi),这信子,信……信……”

刚才伸手的小孩愣了片刻之后嚎叫着跑了,耍蛇的小子一只手紧紧攥着蛇的七寸不敢放手,另一只的手腕渐渐布满了血污。蛇毒让他的血液流得缓慢且显出病态的棕色。没等人群反应过来,对面卖刀的大婶儿挤过人群一膀子把那串子削成两截,耍蛇的才如释重负地瘫在了地上。

“最近的大夫在哪条胡同?嘿!你!救人呢!别照了!”路过的大壮说着就一把背起耍蛇的小兄弟跟着认路的消失在了我们的视线里。

终于想起来了,脸熟的不是他,是他家老头。十年前在另一条胡同里耍蛇讨生计,听说后来还混出了点名堂。这小子怕是刚出师吧,可惜了,可我还是更喜欢他爹的把式。

老相册:

街头

1949年,中国,Jack Birns摄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摄影师的自拍

1917年,Edward Steichen摄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无题

年代不详,Arnold Genthe摄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屋顶

1955年,威尼斯,Carlo Bavagnoli摄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被用牙刷梳头的丛猴

1938年,伦敦动物园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脑洞。老相册。飞翔的孩子们。

脑洞每天有,今晚特别多,谢谢每一个圈我的粉丝~

Casanova:




飞翔的孩子们


1963年,慕尼黑,Jon Naar摄


 @老相册  看图说话,文笔幼稚,若有不妥,多多担待





回忆起战后在独居修养的日子,我总是想起一连串的笑声。


当时我很厌恶生活,每天都躲在阁楼里,郁郁不得志。邻居们人很好,即便心里将我当作怪人,也没有自作主张地来干扰我的生活。所以大多数时候,都是我一个人在阴影中沉默,听着庭院中孩童们玩耍的笑声。


或高或低的大笑声,尖叫声,奶声奶气的质问,像是水面上不断波动的音调。他们在荡秋千的时候,连风声也化作时日久远的不和谐音与完美和声。这充满孩童的庭院是个美好和谐又过时的交响乐团。


我不仅能听见他们,还能借着那面光秃秃的墙看见他们。我的阁楼里有一面墙上什么也没有,但是天气晴好的时候,阳光以阴影为画笔,尽情涂抹出匪夷所思的画面。于是,我能看见他们的身影投在墙上,使单调化作优雅与和谐,使无生命的变为有生机的。我能看到他们明明紧紧攥着绳子,却又好像没有手臂。他们都在飞翔。


我看了看我空荡荡的袖管。阳光不稀罕画我,所以我面前是一面单调的墙,只留下飞翔的痕迹和梦幻似的笑声。

花儿

年代不详,József Pécsi摄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电影片场的休闲时光(男星Gary Cooper)

1932年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带着小弟弟出来遛弯的小姐妹

1942年,底特律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无题肖像

1920年代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看书看到睡着了的大学生

年代不详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相册君最喜欢看,便是女人的脚踝

年代不详,Horst P. Horst摄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嬉水的孩子们

1946年,Todd Webb摄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年轻恋人

1960年代,Peter Keetman摄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开往镰仓列车上的一对年轻夫妇,带着相机和半导体收音机,还有简易的行囊;

美好得让人羡慕

1961年,René Burri摄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写生的姑娘,背影让人遐想万分

1950年代,巴黎,Edouard Boubat摄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可能是仍活着的大脑中最聪明的一个

年代不详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和猫咪一起睡

1953年,Lou Bernstein摄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影子

年代不详,Walter Lüden摄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商店橱窗前的孩子

年代不详,Marianne Breslauer摄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女星Ginger Rogers的剧照

1935年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和自己的放射片在一起的女星Judith Allen

1930年代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音乐节上的签名

1981年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沙滩飙车

1966年,Aart Klein摄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无题

1929年,Martin Munkacsi摄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冬天的清晨

1960年代,伦敦,John Bulmer摄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时装照

1955年,南斯拉夫,Georges Dambier摄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电影《甜姐儿》里跳舞的赫本

1957年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 老相册|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