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Lofter上照片数量庞大,请放慢鼠标,浏览往期照片;除非署名,空间内图片均来自公开网络,请遵循互联网的公平原则使用图片,保留原创作者信息)

"Archive photography seemed to me to reflect a bottomless well, waiting for someone to look into it and understand it."
- Vitas Luckus
“对我来说,老照片就像一口无底的井,等待着有人往里察看并探寻它。”
- 维塔斯•卢克斯,立陶宛摄影师

【514·老相册】生日快乐!!

烟波致爽和万法归一:






送给 @老相册  的生贺。


 原本打算稍微写长一点,但这两天太紧张了,现在眼睛都睁不开。于是放弃了长句思考,码了一个简单轻松的对话,(犯困时的脑内交流)。撑不住了,准备睡觉。


感谢带给我无数快乐的相册!




————————


 


今天早上,太阳出来之前,她跟我说:“我想当一个搞笑艺人。”


 


“搞笑艺人?”我说:“电影明星?”


 


她说:“哈哈笑。”


 


我说:“电影明星很美。”


 


她纠正我说:“搞笑艺人。”


 


她说:“一个女性搞笑艺人。”


 


我没有笑。我在思索——她不美,也不搞笑。而盒子里的人需要特点。一个不美不搞笑的女性搞笑艺人。


 


她是一个。


 


我说:“不。”


 


她说:“不。”


 


我们安静。


 


一分钟后,我说:“为什么?”


 


她说:“哈哈笑。”


 


我说:“嘲笑。”


 


她纠正我说:“快乐。”


 


我没有笑。我不快乐——我斜瞥她,她也没笑。她凝视着前方。那儿反光出黑色,像工作的镜头。


 


墙壁大的镜头。


 


我说:“这很困难。”


 


她说:“我在努力。”


 


我们进入过电影,一起。我是一个男性士兵,她是一个男性士兵。我们死了,倒在两个镜头。


 


其中一个,我们躺在对角线,一端和三分之二。


 


我侧身。她俯卧,脸贴地,戴一顶帽子。她解释那能保护她的脸,帽檐折下来,额头压上去,下巴绷紧,会离泥巴远一点。一个帽檐那么远。


 


“一块布那么远。”我说。


 


“好吧,”她说:“一块布,为我的脸,像盒子人那样。”


 


电影明星和搞笑艺人都是盒子人,他们保护他们的脸和手。


 


她说:“我突然想到,贴地上的时候。”


 


她说:“我的表情一定很搞笑。”


 


我说:“泥巴笑了?”


 


她说:“我笑了。”


 


我没有笑。我看泥巴——粘在身上,她身上和我身上。进入盒子的后果,我们替别人保护他们的脸和手。


 


她毕竟是一个。女性。她,会爱美丽和干净。


 


我说:“你只是绷紧了下巴,并不是笑。”


 


她说:“是。”


 


“……”


 


我说:“是。”


 


空气灰了,早上的光照灰了它。


 


她说:“一个快乐的女性搞笑艺人。”


 


我说:“你快乐吗?”


 


她说:“我看起来快乐。”


 


确实如此。她展示她的身体,她的手臂,她弯曲的腿。这看起来快乐,也有一点搞笑。


 


我没有笑。我开始想——她的理由。成为搞笑艺人的理由。


 


哈哈笑。


 


是吗?是这样吗?


 


她确认我说:“我喜欢哈哈笑。”


 


我说:“为什么?”


 


她说:“不为什么。”


 


我说:“不。”


 


她说:“不。”


 


我们安静。


 


墙开始白,从一个方向到另一个方向,风过来。


 


她说:“你站立,不为什么。”


 


我说:“也经常躺下。”


 


她纠正我说:“不为什么。”


 


我说:“为了储存。”


 


她不说。


 


她说:“我是一个快乐的女性搞笑艺人。”


 


我说:“你是一个。”


 


她纠正我说:“我是一个女人。”


 


我看她。当然,她缺乏女人味道,身材毫无分辨,脸毫无分辨。


 


她是一个。


 


我说:“你很柔韧。”


 


她说:“谢谢,你也是。”


 


我也是一个。


 


我说:“谢谢,我很高兴,你确实很搞笑。”


 


她斜瞥我。


 


她说:“你笑了吗?”


 


我没有笑。我面无表情——这让我的话很假。


 


我斜瞥她。


 


我们斜瞥着对视。


 


我说:“这很困难。”


 


她理解:“笑比绷紧下巴更多,需要更多。”


 


我说:“我在努力。”


 


我们努力。


 


今天早上,太阳出来之后,房间变成金色。像灯光和绸布。


 


人们起床,准备工作,鞋踏出脚步声,脸开始笑。


 


门开了。


 


一个人,倒吸一口气,退后一步——人吓了一跳。


 


被我们。


 


我没有笑。她没有笑。


 


我们一动不动,我们一言不发。


 


我们斜瞥着对视。


 


我们看彼此。


 


我站立。她展示她的身体,她的手臂,她弯曲的腿。


 


一个人被我们吓一跳。


 


哈哈。


 


 



评论(5)

热度(28)

  1. 老相册烟波致爽和万法归一 转载了此文字
© 老相册|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