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Lofter上照片数量庞大,请放慢鼠标,浏览往期照片;除非署名,空间内图片均来自公开网络,请遵循互联网的公平原则使用图片,保留原创作者信息)

"Archive photography seemed to me to reflect a bottomless well, waiting for someone to look into it and understand it."
- Vitas Luckus
“对我来说,老照片就像一口无底的井,等待着有人往里察看并探寻它。”
- 维塔斯•卢克斯,立陶宛摄影师

脑洞。老相册。飞翔的孩子们。

脑洞每天有,今晚特别多,谢谢每一个圈我的粉丝~

Casanova:




飞翔的孩子们


1963年,慕尼黑,Jon Naar摄


 @老相册  看图说话,文笔幼稚,若有不妥,多多担待





回忆起战后在独居修养的日子,我总是想起一连串的笑声。


当时我很厌恶生活,每天都躲在阁楼里,郁郁不得志。邻居们人很好,即便心里将我当作怪人,也没有自作主张地来干扰我的生活。所以大多数时候,都是我一个人在阴影中沉默,听着庭院中孩童们玩耍的笑声。


或高或低的大笑声,尖叫声,奶声奶气的质问,像是水面上不断波动的音调。他们在荡秋千的时候,连风声也化作时日久远的不和谐音与完美和声。这充满孩童的庭院是个美好和谐又过时的交响乐团。


我不仅能听见他们,还能借着那面光秃秃的墙看见他们。我的阁楼里有一面墙上什么也没有,但是天气晴好的时候,阳光以阴影为画笔,尽情涂抹出匪夷所思的画面。于是,我能看见他们的身影投在墙上,使单调化作优雅与和谐,使无生命的变为有生机的。我能看到他们明明紧紧攥着绳子,却又好像没有手臂。他们都在飞翔。


我看了看我空荡荡的袖管。阳光不稀罕画我,所以我面前是一面单调的墙,只留下飞翔的痕迹和梦幻似的笑声。

评论(4)

热度(87)

© 老相册|Powered by LOFTER